嘿呀嘿呀

《半魂》-05-

木娄青:

庒风:





#阿诚和靖王互穿了




1




“不是,大哥你说什么?”


“我说阿诚精神上可能出了问题,以为自己是幻想中的人物,就连我和你,也有了新的身份。”


明楼坐在明台的床上——或者用“瘫”字更准确。


“不会吧!大哥你没事吧?”


明台凑到大哥面前,他想,明楼多年大风大浪里闯来,抗战胜利,共和国也成立了,三兄弟功成归隐于田园,阿诚却出了这样的事情。


大哥一定很累了。


明台不由得心疼他们。


但听大哥的描述,阿诚哥确实……很不对劲。他在外手腕干脆,在家里却还是那个爱闯祸撒娇的老幺。只乐观劝明楼道:“我想不至于,这种情况也分许多种。阿诚哥是头部受到撞击,医生也说是轻微脑震荡,最多一阵子就好了。”


明楼摇摇头:“我去陪着他。你早点睡,明日一早备车。”


明台应下了,目送大哥出去。


——阿诚哥,你可千万没有事啊。




萧景琰一人在房中静卧,他哪里睡的着。这具身躯虽与他极为相似,终究不是自己,他还不能习惯,又无功力护体,在这样一个前所未见的世界中,他自然睡不着的。


明楼推门的时候,萧景琰闭着眼,却是醒着的。他调整了呼吸,伪装成熟睡的状态。


明楼一眼就识破了。


他自十四岁,就再没真正的与阿诚分开过,对方的一举手一投足都极为熟悉。睡或没睡,总是容易分辨的。


明楼也不点破,自换上睡衣,掀开被子钻进了被窝。看到萧景琰背脊一凛,明楼不便再动,只轻轻的说了句:“睡吧。”


萧景琰想起他方才说过的话,仍旧难以置信。


但他心底却有几分觉得这边的“蔺晨”不是在开玩笑。莫非事实如此?


他已简单察看过环境,这间屋子,确实两人同居,衣物的大小也符合明楼的身量。萧景琰知道自己不是那个“阿诚”,对方却未必肯信了。


——若非此番经历,他自己都不信。又如何说服别人呢?


这可如何是好。


且最为重要乃是,朝中仍未全然安稳,自己突然离开,恐怕要出大乱子。万万不可辜负小殊穷尽心血打开的格局。


既然我在这里,原本的“阿诚”又去哪了?是隐藏在这具躯壳里,还是……与我交换了?




0




太子属殿本为东宫,萧景琰因军务在身,居于宫外是常事,却也不能太过。


次日蔺晨与列战英便护送他回宫。蔺晨本是不能随驾入内宫的,此时却怕出乱子。列战英只得给他排了个贴身护卫的职份。


车马入宫,端是红墙青瓦,巍巍雄立。


阿诚心想。我这算是站在了剥削阶级的顶峰了。唉。希望能早日回去。不知萧景琰去了哪里,大哥和明台怎么样了。


皇帝陛下那边交了章碟,不必面见。静妃娘娘的芷萝宫却不得不去。


蔺晨和列战英早已与阿诚详解了静妃相关人事,免他露出破绽。


阿诚问:“怎么,我与母亲……”


蔺晨明白他的意思,安抚道:“并非如此,静妃娘娘天资卓绝,又母子情深,只是,要先瞒得过芷萝宫。等待时机。”


阿诚懂了。




芷萝宫依旧药香萦绕,静妃着白衣素锦,早就做好了榛子酥等着景琰。


“儿臣拜见母妃。”阿诚有模有样,在门外低头行礼。


静妃放下手中药草,快步迎了出来:“景琰,快进来。”


阿诚一听这声音,猛地抬头望过去——


大姐!


是大姐!


九年了……整整九年了。


大姐原来已经走了那么久。


阿诚是真的没想到,竟有一天,还能再见到她。


他此时不去想什么怪力乱神还是量子力学,也不去想大姐还是静妃,只是终于忍不住落下泪来。


阿诚这番模样,却把静妃吓着了,遮掩几句,便屏退了众人,将阿诚带入内室。列战英与蔺晨皆为外臣,都是不可入内的,只得与阿诚使眼色,要他小心应对,对方却全没分出一瞥来。


阿诚只愣愣由着静妃牵着,仿佛在一个美梦里,连脚步也放轻了。


静妃见他魂不守舍的盯着自己,那眼神中的悲伤原原本本地溢了出来。她有些着急,摸了摸儿子的脉,又问他:“景琰,你怎么了?”


她的儿子已经三十有余,是顶天立地的一代将帅,更乃当朝太子,一人之下万人之上。可儿女,在每个母亲心中,都还只是个孩子罢了。


她怕是儿子又想小殊了,看他这般伤心的模样,她既心疼小殊,又心疼景琰。


“我……我只是想您了。”


阿诚这样说。




tbc



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


我也想大姐了 QAQ




BTW,楼诚和蔺靖不会变。


大哥跟靖王不会擦枪走火,阁主跟阿诚也相安无事。互换一下让双方感情进阶,最终还是各归各位~~~




之前同好们私信我的梗 凌远 x 赵启平


补习凌院长中,《欢乐颂》小说也已买。可能会写个医院题材院长x医生 or 院长x警官的梗。依旧拉郎哈哈哈哈




还是想大姐 QAQ




评论

热度(724)

  1. fripside素二二二二 转载了此文字  到 嘿呀嘿呀
  2. 飘飘飘阿飘素二二二二 转载了此文字
  3. Sine素二二二二 转载了此文字